张张张张张哲宁

为遇一人而入红尘

【朱白】居北的民宿 [1]

      rps预警
     脑洞来源孝利的民宿
     一个很温暖的地方
    
      单人旅途是否也会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地方抚慰心灵的寂寞
      与友同游是否也会希望有一个欢乐的场所调侃所见的趣事
      全家出行是否也会希望有一个安静的空间享受别样的温情
      欢迎来到居北·居
  
     六月的某天清晨,镜头聚焦一栋居民楼内,这栋楼是一梯一户式,一楼大厅内有保安值日,非业主进楼需要提前预约,可以看出住在这里的人很神秘。
    
     摄制组打电话联系楼上的人,片刻,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镜头内,可以看出穿着简单的T恤和宽松的短裤脚上撒着一双黑色的露趾拖鞋,头上还有一撮呆毛翘起。
 
     随即,一张令人熟悉的脸慢慢清晰,白宇揉了揉脸,笑着打招呼,“大家好,我是白宇。”他的眼睛还有些浮肿,带着些慵懒,又不好意思的眯了眯眼,“对,我刚刚在睡觉,昨天凌晨两点到的北京,忘记跟保安打招呼了说你们要来了。”
      
      白宇走在前面引路,摄影组跟在后面,进了电梯,他大大方方按了电梯按钮,一点遮掩的意思都没有,“哎呀,没事没事,我过一段时间就要搬家了,”他顿了顿,幸福的咧嘴一笑,“嗯,确实,要跟龙哥住一起啦,他提出来的,他说虽然可能经常会分开,但应该也要有个我们共同的家。啧,刚听到还把我吓了一跳,龙哥哪是这么浪漫的人,但是他强烈要求,我也没办法,将就着答应了。”
     
      待将摄影组领进门,白宇就说要洗漱一下,钻进的厕所。
     
       摄影组简单拍摄了一下白宇的家,从摆设就可以看出一位独居的年轻男孩的家,装饰并不精致但胜在简洁大方,也看出了白宇并没有他自己形容和大众想象的那么糙,只是茶几和置物架上杂乱无序的放着许多纪念品,大概是工作的原故,全国各地四处奔波,没有时间欣赏路途的风景,只能多买几个纪念品聊以安慰。
      
      几个摆放的极其整齐,错落有致,的相框在纪念品中格格不入,拉进镜头特写才看清是两个男人的合照,他们亲密的抱在一起,额头抵着额头,鼻尖碰着鼻尖,彼此的眼眸倒影着彼此和星光。因为,背景是璀璨夺目的极光。
     
     “那是去年和龙哥去冰岛的时候拍的,”白宇已经洗漱完毕,但是没有换衣服,他走到相片旁边,轻轻的用手摸索相框边缘,笑到很温暖“当时去的时候才知道有极光的时期已经快结束了。对,挺失落的,因为两个人能一起旅行不容易,一直都挺想看的。我们一直等到龙哥假期快结束了都没有看到,龙哥不声不响的退了回程的航班,推了几个活动,非要拉着我一起等,没想到真的还被我们等到了。”
      
      桌上的手机兀自响了起来,是一段吉他的弹奏听起来像是电影“驴得水”中的“我要你”,白宇三步两步走过去,在摄像头拍清来电显示之前接通了电话,微微侧过身,和电话里的人聊了起来。
      
      “对,我已经起来了。”
     
      “还没,不会忘记的。”
      
      “好,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我们机场见。”
     
      “拜拜,一路小心,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白宇走到玄关,拎起因为行程匆忙还未来的急收拾的行李箱走到衣帽间,把箱子放在地上打开,将里面的衣服还有随身用品都拿出来堆在一边,小心翼翼的打开夹层的拉链抽出几个信封,是粉丝给他写的信。
      
      他拿着信走进卧室,打开床头柜上的一个精致的木箱,里面有厚厚的一打信封和一个火漆印章还有一瓶红色蜡粒。每一封都有拆过的痕迹,又被人细心的重新用火漆印章封号。

      信的最下面,是一本装饰粉嫩的书,封面被人用金色的油性笔写着“My Lover And I ”,书没有折角,看的出,书主人很珍视。
      
      白宇穿梭在屋子的个个角落,手里拿的东西越来越多,几个相框一定要带着,还有限量版的手办模型,姐姐送的油油也要带着,还要多带一点跟龙哥一起用,“还要带什么呢?”他掰着手指数,“衣服,相片,手办,电脑,信……哦哦,还有这个。”说罢,他从地上爬起来,打开衣橱的门,从几件大衣后面拖出来一个箱子,看起来是特意藏在后面的。

      箱子上还写着“康师傅方便面”,打开箱子,里面是清一色酸辣牛肉味儿的方便面,而且还少了半箱,看来白宇平时没少吃。
  
      姗姗来迟的小助理本站在旁边看着自己老板清行李,但是方便面出现的那一刹那,她的眼睛瞪圆了,脸涨得通红,“我上次来还没有的,你,你,你什么时候买的?”她激动的往前走了两步,“我还跟龙哥说你最近都有好好吃饭,没有吃垃圾食品的,他还特意嘱咐我要常常来检查你这儿的,要龙哥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啊?”小助理明显是气到了,声音懊恼。

      白宇顿了顿往行李箱里塞泡面的手,咋呼着赏了助理一个板栗,“我说为什么我每次吃零食龙哥总是下一秒就打电话过来了,原来是你告的密啊。”他又顺手捏了捏小助理脸上的婴儿肥,理智气壮的说,“我跟你说,这必须带,不带不行。我和龙哥都不会做饭,且不说我们饿死,就算是饿死来民宿的客人也不行啊。”说着,他的手又继续动作起来。

       小助理气急了,直接上手抢,嘴里还不停念叨,“我不管我不管,反正龙哥说看见你吃不健康的就没收。”飞快的将已经装进行李箱的方便面扔回纸箱里抱着纸箱就跑开了。
 
       白宇追在后面,表情有点无奈,“哎呀,你真是,快点还给我。”像个抢了玩具的孩子一样。小助理慢慢的退到门口,警惕的将箱子护在身后,但已是一副快哭了的样子,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声音有些颤抖的说,“你别过来了,再过来我要给龙哥打电话了,我管不了你,就让龙哥来管你。”白宇瞬间变了脸,像是回想到什么不好的记忆一样,立马嬉笑着说道,“确实,吃方便面不好,都归你了,你拿回去跟大家分了吧,最近的加班宵夜补贴就是它了。”

      最后,方便面空出来的半格儿箱子被白宇出差回来带给朱一龙的礼物和各式各样的装饰品所代替。恨不得像搬家一样一共整理了三个大箱子还有一个双肩包。

      领走前,突然叫过小助理说,“我还没吃饭,你去买个菜夹馍儿吧,免得一会儿来不及了。”白宇知道虽然小助理管着自己的嘴死严死严的,但是却看不得他受一点儿累,肯定会要求帮忙搬的。

      “好了,拜拜哦。”白宇将三个大箱子推到门口,又穿好一件宽松的格子衬衣外套,将宽大的帽檐压低,向空荡的房间告别。

       镜头另一边,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抵在镜头前占据了整个画面,看起来是有人在和摄影师握手,经旁边人小声提醒才抬起头,稍微站远了一点,简单的白色T恤外套了一件蓝色的中长款外套,那双熟悉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展露了一个腼腆的笑容,“大家好,我是朱一龙。”
    
       “嗯,”笑容有些僵硬在脸上,说了上句就找不到下文,“嗯。”他四周环顾一圈似是在向经纪人求助,但是经纪人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还向后退了一步表示让他自己解决。

       朱一龙重新面向镜头,局促又羞涩的笑了笑,手指不停的摸索着外套的一角,“小白应该快来了,我们去航桥等吧。”领着路,朝航桥走。转身的一瞬间,耳尖的微红暴露了第一次参加真人秀的紧张。

      在航桥的拐角处,朱一龙像个幼儿园等着家长来接的孩子般乖乖站着,时不时拿出手机回复微信的消息,他四处张望着,忽然发现右上方有一个监控,他莞尔一笑,虽然带着口罩,但是笑弯了的眼睛藏不住即将见到爱人的好心情。

      “龙哥!”小孩儿总是这样充满活力。朱一龙走到航桥另一侧张开手臂接住了扑倒他怀里的白宇,两手悄悄的环在腰间比了比,发觉腰围并未消减才安心。朱一龙顺手接过白宇的双肩包背在自己身上,问道,“怎么这么久?”

       小孩儿嘻嘻哈哈的揽着朱一龙的脖子,手还顺着伸上去揉了两把朱一龙的后脑勺,“怎么?哥哥等烦了?”

       朱一龙没答话,拍掉白宇在他头上作乱的手,说,“录节目呢,注意点儿。”这下倒好,白宇头也不摸了,脖子也不楼了,故作委屈的走到一边,说,“哥哥就是嫌我烦了,明明昨天还在跟我谈诗词歌赋人生哲学,还说要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说什么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今天就变卦。”

      “昨天你说累,还没上飞机就关掉了手机要睡觉,到了北京连平安也不给我报一声,还是我大半夜打电话给你助理才知道你的行踪。”朱一龙拉过白宇的手,十指交握牵着,虽然知道白宇已经不是会迷路的小孩了,却还总是担心他走丢,所以再三嘱咐他出门去哪里,到了哪里都跟自己说一声。

      白宇挣了挣手,没挣开,泄气了,却仍然强词夺理,道,“那不是已经半夜了吗,我怕打扰你休息。我兢兢业业努力赚钱养你才四处奔波,你居然还不领情?”

       “唉,”朱一龙叹了一口气,牵着白宇的手递到自己的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指尖,“那换我来养你好不好?”

       白宇故作高深的一笑,学着朱一龙的样子,牵着他的手递到自己的嘴边,一口咬在他的指节上,末了,还舔两下,笑道,“才不要咧。”

      画面以他们一起走进机舱结束。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追寻
      一曲一场叹
      一生为一人

白宇小黑屋

      “其实本来我来参加这个节目还比较有信心的,但是我的助理收走了我的口粮,所以估计撑过一天都很难。”
@
     “对,做饭是个大难题,估计到时候只能指望龙哥现学现卖了。”

     “啊?为什么不指望我自己?这个节目又不是安乐死,而且估计死的也不安乐,应该很痛苦。”

     “航桥上啊,那我是在逗龙哥的,他平时都很在意我的动向,应该是养成习惯了吧。”

     “总之呢,我和龙哥会努力的,争取不会把人毒死吧,哈哈哈。”

朱一龙小黑屋
  
      “其实来参加这个节目是感觉有点紧张的。”

      “以前没参加过真人秀,一来就是常驻mc。”

      “还有点担心到时候会忙不过来,因为照顾小白会分掉我大部分精力。”

      “如果有人来帮忙就好了,因为我和小白都不会做饭,而且小白的胃不好,不能饿着。”

      “啊?职员?还真的有人要来帮忙啊?还挺期待的,因为……嗯。”